美食资讯:汤面之争,面宗VS汤宗,谁才是正宗?

 晋南人几乎每天都要吃面条的。面不是可有可无的调剂,面是我们的生命。为什么说这个问题对于晋南人来说是一个无法忍受的问题。

小麦田


这是晋南大部分地方小麦生长的环境,看到那些可怜的一层一层的绿色了吗?没错,那就是我们可爱的小麦君。
这里的小麦都是这样活过来的,他们的生命力很坚强,足足活一年,一年一收。
他们吃饭从不吃农药,只是向下拼命的伸展根须,不断地吸收不断地向下,吸收氮磷钾,吸收古晋国的营养。
他们喝水从不靠浇灌,全靠几千年那阴晴不定的雨水。
洪水、干旱,整整一年的干旱不要紧,整整一年的暴雨也不要紧。
小麦君会在乎这些吗?

直到炎热的夏天,没有联合收割机,只有一个个黄土高坡的汉子和女人,小孩,老人。
脸上的沟壑,干裂的嘴唇,以及每人背后的一把镰刀。
用手亲自割下一个个弯腰的小麦君。

伟大的小麦君。历经一年的风吹雨打,在穷山无水中度过自己辉煌一生的小麦君。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养育了我们的祖祖辈辈。

你以为我们会在乎什么面宗和汤宗的区别吗?
不,我们不在乎,我们甚至从来没听过这种话。
我们虔诚的保存好每一粒小麦。
小孩子不懂事散落了几粒小麦,那是会被打的。
小麦,是我们的信仰。

金黄色的麦粒变成雪白的面粉,中间经过多少工序,经过多少流程,你不亲自体验,绝难知晓。
碾麦场、筛麦地、淘麦宫、晒麦殿、磨面坊。。。。
复杂的工序和手艺岂是外地之人可以揣测?

小麦君养育我们的大爱和绝不放弃的死磕精神,先辈们一代又一代流传下来的面粉处理秘方,祖先们一代又一代的面条艺术,如此沉重而又深厚的文化积淀已经变成我们到信仰,变成我们的生命。
题主你竟然在说“白汤面和高汤面”?
他们也配叫做面?

你知道吗!
真正的面条从来不在乎什么汤!
他作为一个面条!顶天立地!他的劲道、他的沧桑、他的人生、他的历史、他的一切!他那散发着热气的身体让你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面条!

你只需看一眼,便已经万般滋味在心头。
只需一口,你会知道什么叫做口感,什么叫做食物本身的味道,什么叫做按摩你的胃。
你会知道什么叫做幸福和坚强。要想吃到真真正正正宗的晋南面条。你只有去各个村子里,那种全村小麦都种在黄土高原上的村子。
不要去饭店,也不要去面店,商业精神早把那种古老的面条精神替代了。

面都不能用新收的麦子做。要用去年的“陈麦”。
因为古老相传“新麦蒸馍,陈麦下面”。味道差别极大。
村里各家都有小粮仓,储存着认真清洗处理过的往年小麦。

家里快没有面粉了。
女人叫汉子去磨点面粉。
汉子便吆喝起儿子,推着叉车,上面放着从自家粮仓里装来的两麻袋小麦。

磨面坊的机器不知道多少年了。以前是用磨盘,现在用机器。好多个大磨盘还是放在门口,像是退休在家的祖父辈们中午出来,蹲在门口吸烟。

磨完面粉,再推着小叉车推回家。
下来便是女人的事情了。
水是自家的井水。面是去年的陈麦。锅呢?
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大大小小的铁锅,已经被烧得无法形容颜色。
灶台可能会坏了又修,修了又坏,历经祖祖辈辈,位置却从来没有变过。

和面用的陶瓷盆泛着细微的光泽。瓢是葫芦瓢,自家种的。
“哗~~~~”男人正在把一桶一桶钓上来的井水倒进大瓮里。
女人从黑色的瓮中舀起半瓢泛着水花的井水。
面粉被女人细心的摆成金字塔状,倒水的时候,从塔尖浇起。

这些活起面来的母亲、妻子们,此时都像是精于揉面的师傅,揉、搓、拍、十八样拳脚功夫,都使了出来。要想吃到真真正正正宗的晋南面条。你只有去各个村子里,那种全村小麦都种在黄土高原上的村子。
不要去饭店,也不要去面店,商业精神早把那种古老的面条精神替代了。

面都不能用新收的麦子做。要用去年的“陈麦”。
因为古老相传“新麦蒸馍,陈麦下面”。味道差别极大。
村里各家都有小粮仓,储存着认真清洗处理过的往年小麦。

家里快没有面粉了。
女人叫汉子去磨点面粉。
汉子便吆喝起儿子,推着叉车,上面放着从自家粮仓里装来的两麻袋小麦。

磨面坊的机器不知道多少年了。以前是用磨盘,现在用机器。好多个大磨盘还是放在门口,像是退休在家的祖父辈们中午出来,蹲在门口吸烟。

磨完面粉,再推着小叉车推回家。
下来便是女人的事情了。
水是自家的井水。面是去年的陈麦。锅呢?
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大大小小的铁锅,已经被烧得无法形容颜色。
灶台可能会坏了又修,修了又坏,历经祖祖辈辈,位置却从来没有变过。

和面用的陶瓷盆泛着细微的光泽。
瓢是葫芦瓢,自家种的。
“哗~~~~”男人正在把一桶一桶钓上来的井水倒进大瓮里。
女人从黑色的瓮中舀起半瓢泛着水花的井水。
面粉被女人细心的摆成金字塔状,倒水的时候,从塔尖浇起。

这些活起面来的母亲、妻子们,此时都像是精于揉面的师傅,揉、搓、拍、十八样拳脚功夫,都使了出来。
更多餐饮连锁中餐加盟资讯请关注天夏投资官方网站!

发布日期:2014-11-12 浏览次数:859